您在这里工作一天有多少钱啊,黄雨一家三口站在门口执意留我们吃一顿饭

他们,天生的舞者——中国矿业大学暑期支教团舞蹈课纪实记者:徐炜烨 尹玲
运动场上响起一阵有节奏的音乐,小老师在一群孩子们前面扭动着身姿。是的,这就是上马小学的孩子们正在上“舞蹈课”。这是中国矿业大学暑期支教团的志愿者们为孩子们精心准备的“恰恰舞”。“这是我第一次上舞蹈课,老师跳的好好塞!”一位女孩课下对记者说。
还未上课,一群孩子们就已聚集到运动场上了。也许是今天的舞蹈课内容引起了强烈的好奇心,或者是在运动场上放着的那段节奏感颇强的音乐吸引了他们,上课前十分钟他们已经齐刷刷地在小老师面前站好。“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学的是恰恰舞,它属于西洋舞的一种,它的特点是配乐欢快,并配以轻快的步点·······”调低背景音乐,负责教授舞蹈课的支教团成员尹玲面对70位上马小学的孩子们认真地介绍起了恰恰舞。孩子们也从一开始的陌生羞涩、扭扭捏捏到最后的激情满满、兴致勃勃。有的人动作太快,踩乱了舞点;有的孩子左右不太协调,不时同手同脚;还有的干脆随着自己的性子,在跳跃的伴奏下恣意的摆动自己的身体。当音乐开始,老师示范完毕,孩子们上演着自己的“恰恰舞”。可是,谁又能说这些舞蹈不够美呢?谁又能怀疑这短短的舞蹈课对山里的孩子的意义呢?“这些孩子们都掌握的比我想象中活跃多了,他们很灵活,即使跳不准但很认真。能像这样在孩子们心中播下西方舞蹈的种子,激起他们追求开阔天地的欲望,就已经很开心了,即使他们记不得步法了,我也觉得付出是很值得的·······”尹老师如是说。于是,在短暂的40分钟的课堂上,或许没有看到修长迷人的身段,没有看到专业标准的衣着,没有看到美丽傲人的舞姿;不过看到了一次次忘情的抬手、扭胯,一张张无拘无束的笑脸。还有在运动场上空环绕着一声声兴奋的嬉闹。“我一直都觉得生活在这个山水相绕的地方会使情商增色不少。山如威武将士,豪放雄壮;水似灵动秀女,婉约迷人。在这里,心境刚柔并进,在这里,情商阴阳共增。你看他们的舞姿,一挥手,钢筋有力,一扭胯,温柔动人。他们是天生的舞者,五彩晨光作舞衣,清新空气作旋律,让人陶醉于天地间。”一位支教团的成员在日记中写道。

灾区男人的担当

那人那山那水——暑期支教团家访纪实“你走一趟山路要多久啊?”“大概3个小时吧。”“那你每天都走吗?”“不是。”“我住校,每个礼拜回去一次”
此刻,我们正走在曲折的山间小道上,旁边是上马小学黄雨母女俩,他们家是我们家
访的第一站。来到青川第四天,我们决定从学校出发前往一个名叫黄雨的女生家,同时带上了一份问卷——广元市青川县家长关于对教育的意见的调查。
对于大多数我们而言,这是第一次走山路。为了节约时间,我们选择走山上的小路,一路上有宽度不及两米的小道,也有上面长满青苔的石头路,甚至不少是挨在悬崖边仅一脚之宽的过道。有些小道被葱葱郁郁的草所掩盖,踩跨过去也许会被草叶上的倒刺所刮伤。有的时候,草完全覆盖了路中的缝隙,极有可能一脚踏空。
有一位志愿者,在经过山上的一个小道时脚一滑,差一点掉到山下,还好她后面的那个女生反应机灵,一把抓住了她,大家的心都为之一惊,惊愕之余不免佩服这位每周必须爬山上学的孩子。相比于他,我们每天早起挤公车,天黑后才回来也许根本就不算一种求学之苦。不知道绕过了多少小道,跨过了多少小涧,才看到了一个小茅屋。黄雨妈妈说:“这是半山腰的中转站。”
我们看一看表已经走了40分钟,然而这还只是到了半山腰,看看自己的鞋,沾满黄泥,再看看身上的衬衫,浸湿汗水。黄雨在一旁看着我们,一脸羞涩与不好意思,为自己带大家走这一着过意不去,默默拿着我们的水杯跑到前头为我们接水。
此刻回头看到身后一个又一个山头,更觉得此行的艰辛,低头,继续向前,想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山里的孩子求学的足迹忽觉神圣。
曾经何时,脚下的路根本不存在;日积月累,这深深浅浅的路就被山里这些孩子一步一脚踏出来了。带着这种近乎虔诚的想念,又继续踏过几个几个山头,跨国几个山涧,经过几个人家,终于到了黄雨家中。抬头一望,黄雨的叔叔、爷爷都出来了,手上端着自家酿的米酒,用口音稍有点重的四川话招呼我们坐下,
把酒端给我们以后,就回到厨房,端出一碗土豆。
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他们宰了鸡做了菜,我们怎么好意思吃,两个负责调研的志愿者,赶忙问黄雨妈妈问题;随行的四川老乡,将正在盛菜的黄雨叫住。
黄雨妈妈说,娃娃很懂事,学习也很努力的,我们家长也希望娃娃上到大学以上。
为了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山下,志愿者加紧做好调查问卷,将黄雨在上次感恩讲座上的写给父母的卡片交给黄玉妈妈。黄雨一家三口站在门口执意留我们吃一顿饭,被我们好不容易婉拒了。
回头看了看在崇山峻岭中的那座木屋,看了看站在屋门口黄玉的一家,用目光和他们道别,心头默念:“走出大山,会有这么一天的。”记者:徐炜烨

图片 1

头顶是湛蓝深邃的明朗天空,耳边是凉爽温柔的阵阵清风,脚下是坚硬冰冷的乡间小路,我们沉醉在上马的早晨,颇有兴致地踏上了从未经历过的家访之路。

图片 2

图片 3

她叫曾术艳,他叫曾中贵,他们是一对父女;

图片 4

她十三岁,在上马念初一,孜孜不倦,努力专注;他五十几,有一个聋哑妻子,和两个年龄相差十二岁的女儿,在家里辛苦劳作,任劳任怨,朴实无华。

图片 5

“叔叔,您在这里工作一天有多少钱啊?”

“一天40元,但是这是临时的,有就做一天,没有的话就没有没有钱。”

“您能给我们谈谈您家里的情况吗?”

“我家现在有两个小孩,地震时楼房塌下来塌死了一个,后来经过政府允许,又有了一个小女儿,现在一岁多了,大女儿手趾和脚趾都有六个,但是由于家境贫寒,无法给她治疗。我妻子是聋哑人,不能去做活路,家里还有80多岁的母亲,也是没有收入,家里土地都靠我一个人来做,平时做点临时工赚点钱,在没有事做的时候就在村子周围捡点废品来填补家庭生活用费。一家人就靠我一个人这点收入来生活。”

“叔叔,您这鞋……(一双不能再破的解放鞋)”

“这不是家里没钱,节约钱……(眼睛已经红了)”

看着叔叔脸上那一条一条比沟壑还深的皱纹,枯瘦如柴的身体上搭着一件破旧的衬衫,脚上穿着一双“古董级”的解放鞋,我们的心灵难道会没有那么一丝触动吗?

在整个聊天的过程中我们都已经完全融入到他所说的遭遇之中,我们真的为他的遭遇感到很痛心,但是他并没有一点被这种遭遇压倒的趋势,他一直都是微笑着和我们谈话,他用他的微笑告诉我们,他会用他的努力继续活下去,他会用他的努力让他的家人过得更加幸福。

一个人在遭遇到地震后,两个女儿,一个遇难,一个有残疾,自己妻子还是一个聋哑人,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为了能传宗接代,又生了一个孩子,却是个女孩,家里总共5口人的生活完全压在他的肩上。面对着这样惨白的人生,他完全可以一个人全身而退,过着他自己的生活,但是,事实是他没有,他依然扛起着一个作为儿子、丈夫、爸爸的责任:一个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工作、捡废品,然后将所赚的钱投入到生活费用和孩子的教育。

真正的男子汉不一定非得拥有舞刀弄枪的功夫,真正的男子汉不一定非得万事做到大义凛然,真正的男子汉不一定非得面对困难时英勇无畏。真正的男子汉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在社会上立足,真正的男子汉是在面对巨大困难时仍旧可以微笑着去拼搏,真正的男子汉是面对惨淡的人生时能够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

图片 6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