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智能电网、先进核电、氢能和燃料电池等重点领域充满机会,河南省应配套建立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转型发展基金

煤炭企业要转型发展,虽然主要靠自身谋出路,但也需要省里在资金方面进行支持。1月26日,河南省人大代表、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总经理杨建国建议,河南省应建立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转型发展基金。  杨建国介绍,2012年以来,煤炭市场断崖式下滑,煤炭企业发展困难重重。2015年,河南省煤炭企业大面积亏损,大部分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  在此背景下,平煤神马集团实施二次创业,改造提升焦化、盐化、尼龙等传统产业,培育壮大银浆、光伏刃料、锂电池负极材料等新兴产业,做大金融产业、拓宽融资渠道,多措并举加快人力资源战略转移,使转型发展迈出坚实步伐,为三年扭亏脱困奠定了基础。  但就全省范围来看,煤炭企业经营性现金流高度紧张,减发、欠发工资问题比较严重,保生存、保安全、保稳定的压力不断加大,如果没有外部资金支持,很难扭亏脱困。  过去数年来作为河南省内四大煤企当中盈利公司的平煤股份,在进入2015年之后拗不过大势,净利润变为负数,而这一变化带来的则是,河南煤炭企业的全线亏损。  2015三季报平煤股份净利润-13.31亿
同比下降1639.78。2015年全年平煤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下降。  因此,杨建国建议,河南省应配套建立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转型发展基金,分别采取政府财政补贴、返还税费和煤炭企业税前成本列支、自提自用等方式,支持企业有序关闭衰老矿井,发展产业升级项目,安置分流富余职工。

1月13日,笔者从鹤煤中泰矿业了解到,该矿改进风机设备,避免瓦斯超限、排瓦斯等情况有效提高了瓦斯治理效果,预防瓦斯事故发生,实现了安全生产。  目前,该矿各掘进工作面使用的风机都是双电源双风机供风,实现风机自动倒台,但偶尔出现双电源同时无电现象,恢复送电后由于风机处无人,无法及时送电供风,从而导致工作面瓦斯超限。  马社教是鹤煤中泰矿业四一队的一名老电工,自从开展保安全、战危机、促和谐合理化建议活动以来,他一直专注于创新,现如今,老电工有了新点子,他提出了风机自动启动技术,对风机设备进行了改进。经过技术改造后的风机可利用风机开关控制接点实现风机自动启动,及时供风,不但可有效避免瓦斯超限、排瓦斯等情况,从而实现正常安全生产,而且避免了瓦斯事故,提高了瓦斯治理的效益,从而实现安全生产。

中国能源正在迎来大调整,储能、智能电网、先进核电、氢能和燃料电池等重点领域充满机会。  8月13日,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首次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谈到制定能源发展重大战略规划时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能源技术装备自主化进程,力争在大规模储能、智能电网、先进核电、氢能和燃料电池等重点领域取得突破,抢占能源转型变革先机。”  加大储能支持力度  在以上四大领域中,章建华此次储能放在首位意义深远。  “随着风电和光伏等新能的大规模发展,如果没有储能,这些新能源是走不远的。”看到章建华上述署名文章后,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所以,我们一直呼吁政府要加大力度支持储。”  而国家能源局从推进发展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到提出“互联网+智慧能源”指导意见,都体现了国家对于储能产业的重视。  由于新能源发电受外部环境影响较大,发电出力具有一定波动性,因此电网对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并不能做到100%的完全消纳,新能源发电消纳难问题凸显。储能的出现似乎让这一难题的解决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光伏+储能、风电+储能被认为是提高新能源利用效率的有效手段之一。然而这种被认为确实很实用、很节能的最佳组合,在光伏新政策出台之前,因为经济性不高并没有赢得光伏企业的过多青睐。  就像林伯强所说的一样,在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监事长张静看来,光储结合是光伏走向市场化的出路之一,但关键是如何利用市场机制、探索模式创新有效地解决盈利问题。  随着各地区峰谷电价差的日益可观,光储结合的优势将更加凸显。以为光伏领域为例,在分布式光伏中,“光伏+储能”的模式已经取得了一定市场化运营成果。在北京、深圳、江苏等峰谷价差较大的地区,储能可以把电网消纳不了的光伏发电存储起来在峰价时卖出,或者在峰价时自用,已经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盈利。  在智能电网方面,林伯强认为,随着分布式新能源的大规模发展,智能电网将起到很好的调配作用。智能电网优于目前传统电网主要有三点:一是提供范围更大的资源配置能力;二是提高电网资产设备的利用效率;三是让电力系统更灵活、安全和可靠。  南方电网原副总经理王久玲此前表示,智能电网主要是为了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确保能源供给有效,用最小的资源消耗来满足人类经济和社会能源的进一步需求;二是克服电力这种特殊商品的商业模式不科学的问题。  智能电网是电网技术不断进步的结果。它是现代化输电和配电系统的总称,具有节约能源的有点。一般认为,随着智能电网的建设,新能源技术革命将重新定义人类新生活,通过电网技术和新的通讯手段将世界系统的连接在一起。目前,世界各国正在探索适合自己国情的智能电网技术。  目前,中国两大电网公司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正在加快智能电网的建设。  核电和氢能产业  在核电领域,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原所长周大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核电对经济的拉动,对能源结构的调整,有着重要的意义。  早在今年1月10日,章建华到核电巨头中核集团调研时就表示,核电科技含量高,产业带动能力强,是可以大规模替代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低碳能源,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调整能源结构、推动科技进步、带动产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提升国际竞争力等方面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记者从相关权威渠道获悉,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在今年6月核准数台核电机组,这些机组包括第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和CAP1400,以及被业界称为第四代核电技术的高温气冷堆。在林伯强看来,章建华署名文章中提及的“先进核电”,指的便是这些技术。  目前,每台第三代百万级千瓦的核电机组的总投资大概需要200亿元人民币。根据记者测算,未来几年,中国还将需要投入建设大约30台这样的核电机组,它们总投资将高达6000亿元人民币。  相比核电,氢能和燃料电池是目前最火爆的行业。氢能和燃料电池行业涉及的产业链庞大而复杂,整个产业链包括氢的制取、储存、运输和燃料电池应用等环节。  今年6月,中国氢能联盟组织30多家成员单位编制完成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称,氢能将成为中国未来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预计到2050年氢能在中国能源体系中的占比约为10%,氢气需求量接近6000万吨,年经济产值超过10万亿元。  目前,各地政府和相关企业也纷纷布局制氢产业。与传统的工业副产品制氢和化石燃料制氢不同(在中国的工业用氢来源构成中,煤基制氢仍是主要来源,其次是天然气及石油基制氢),目前,更多地方政府和企业正在通过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核电来制造氢气。其中最典型的便是河北。  根据6月12日发布的《氢能张家口建设规划(2019—2035年)》,张家口计划到2035年全市氢能及相关产业累计产值达到1700亿元。  目前,全国至少有20个省市作出了类似成都和张家口一样的氢能产业发展规划,而且形成了华东、华中、华南、华北、东北、西南六个氢能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业群,涌现出像上海、如皋、佛山、张家口、武汉等有代表性的一些城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